广西书法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情趣线条,书法美之魂 [复制链接]

1#

七绝 书法颂

仓颉造字不荒唐,长夜沉沉见曙光。

翰墨情缘深似海,线条技艺创辉煌。

一,书法的形而下研究

大学读书期间,中苏蜜月正浓,苏联书籍便宜。1960年纸张供应困难,西安的大学生买苏联出版的挂图,翻过来作为机械制图的图纸。听说外文书店也知道大学生干的好事,拒绝卖挂图给大学生。

也在此时,蜜月过去了,中苏交恶,双方都翻脸不认人。英语吃得开了。大城市书店中有一个小门,可以进入内部书店,专门卖西方出版的影印书,价钱便宜,印刷质量很差。后来一个工程师告诉我,这类是一种非法的出版物,西方称强盗版(robber edition),改革开放以后,统一译为盗版。

19887月,我在盗版书店,买了香港天地有限公司出版的作者为梁厚甫的《书法科学论》。梁厚甫(19081999)为纽约时报专栏作家,自称中国的儿子、美国的公民、日本的女婿。<<<<《参考消息》经常登载他的文章。

作者为了探索书法原理,请教了美国的物理学、生理学教授,有不少真知灼见。有些说法,我觉得不怎么样,尤其关于笔力的描述,他认为,帖放大到荧幕上来看,就可以看出笔力的强弱,而且得出结论:米芾、赵孟頫、文徵明的笔力最强,颜真卿、苏东坡的笔力,反在其次,对这种论证不敢恭维。

读书多了,搞了一辈子科学,才知道科学不是万能的。亚里士多德哲学被称为“形而上学”,即“物理学之后”(Metaphysics)。这里的物理学泛指科学,哲学是在科学“之后”,也是超越科学的。中文译为“形而上学”取自《易经》中的 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”。这种中国化的译名,准确到位。凡是科学鞭长莫及的学科如宗教、哲学、美学等超越科学的领域属于在形而上学的研究范围。

书法中的力的概念源于生活,符合力学原理。彻底艺术化,高度抽象化,美学家心中形而上学之力和力学家形而下学之力,大相径庭,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。我想,正因为鸿沟的存在,给研究留下空间,给创作留下余地。

汉字从甲骨文开始,就和形而上范畴密不可分。作为工具,汉字不仅有形而下的实用功能,还有更高的形而上的追求。自从有了毛笔,把汉字的形而上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农耕社会的文人墨客有充分的时间舞文弄墨,形而上是他们永恒的追求。毛笔是他们得心应手的工具。西方的硬笔,如鹅毛笔,不可能在中国发明,即使发明,也无法推广。

中国进入现代化,硬笔代替毛笔,电脑取代硬笔,可是几千年的形而上传统却无法替代。离开形而上的思考,任何文字改革,都是不可能成功的。今天的硬笔书法的审美只能遵循毛笔书法标准。

审美指导下的实用,实用基础上的审美;形而上和形而下的互补,中国书法发展的永恒动力。

艺术喜爱形象思维,用夸张的语言描写世界;科学习惯抽象思维,热衷于证明世界。本文试图将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统一起来,阐述书法美的形成。

本主题由 副坛主 白草屋主 于 2015-12-21 0:24:31 执行 主题置顶/取消 操作
分享 转发
TOP
2#

一,史湘云的阴阳哲学

史湘云称得上哲学家。《红楼梦》第31回史湘云与丫鬟翠缕谈论阴阳,很有趣。

翠缕道:“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,难道那些蚊子,虼蚤,蠓虫儿,花儿,草儿,瓦片儿,砖头儿也有阴阳不成?”

湘云道:“怎么有没阴阳的呢?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,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,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。”

翠缕听了,点头笑道:“原来这样,我可明白了。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,怎么是阳,怎么是阴呢?

湘云道:“这边正面就是阳,那边反面就为阴。”

翠缕又点头笑了,还要拿几件东西问,因想不起个什么来,猛低头就看见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,便提起来问道:“姑娘,这个难道也有阴阳?

湘云道:“走兽飞禽,雄为阳,雌为阴,牝为阴,牡为阳。怎么没有呢!”

翠缕道:“这是公的,到底是母的呢?”

湘云道:“这连我也不知道。”

翠缕道:“这也罢了,怎么东西都有阴阳,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?

湘云照脸啐了一口道:“下流东西,好生走罢!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!”

翠缕笑道:“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?我也知道了,不用难我。"

湘云笑道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翠缕道:“姑娘是阳,我就是阴。”说着,湘云拿手帕子握着嘴,呵呵的笑起来。

翠缕道:“说是了,就笑的这样了。”

湘云道:“很是,很是。”

翠缕道:“人规矩主子为阳,奴才为阴。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?

湘云笑道:“你很懂得。”

阴阳理论是我国独特的哲学理论,其中心是平衡,和谐。

按照史湘云的阴阳哲学,书法也很阴阳:横划的上面为阳,下面为阴;竖划的右面为阳;左面为阴;方笔为阳,圆笔为阴;露锋为阳;藏锋为阴;浓墨为阳,淡墨为阴;重按为阳,轻提为阴。

书法进入阴阳哲学的领域,成为形而上的范畴,哲学家、美学家、宗教人士,都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想象能力,不管如何想入非非都不为过。那些只能意会,不能言传的语言,似乎也顺理成章了。

翻开著名高僧弘一法师的墨宝,就仿佛慢慢进入一种恬静、淡泊、冲逸清静似水,恬淡自如的艺术境界,毫无烟火气。

TOP
3#

三,线条因情趣而美

史湘云本色是诗人,见暮春残景柳絮有感,填《如梦令》词。激发了红楼诗人的诗性。六人填了五首柳絮词,其中《南柯子》上下阙分别由贾探春和贾宝玉填词。

按照中国传统美学的意象说,心中之“意”与万物之“象”,互相交融,营造意象。美感世界纯粹是意象世界。填词营造意象世界,创造美;读词解读意象世界,审美。

性格决定命运,柳絮词充满个人性情,也暗示了诗人的命运。诗人心中之“意”为诗人性情。而“象”则为漫天飘舞的柳絮形象。诗人性情与形象交融,营造了各有千秋,个性色彩鲜明的唯美的意象世界。

意象形成有如酿酒。厂家通过酵母的发酵将高粱酿造成高粱酒,营造一个纯美的酒香境界。诗人通过性情将柳絮升华为柳絮词,营造一个美不胜收的意象世界。性情是柳絮升华为柳絮词的酵母,是柳絮与柳絮词的交融剂。

高粱是酿造高粱酒的原料,柳絮是创作柳絮词的原料。什么是书法创作的原料?又是如何将其加工成书法作品的?

陈岸瑛的《从符号学的角度看文字与书法》,提出这样的问题:

金匠的任务是使金属熠熠生辉,画家的任务是使颜料发光,诗人的任务是使声音朗朗可听,书法家的任务又是什么呢?

我回答:书法家的任务是使线条情感浓郁,意趣盎然。

符号学把符号看作是能指和所指的结合。任何通过我们感官可以把握的符号的物质形式,都可以成为能指;包括声音,颜色,触觉,味道,气味,形状等等。而所指是能指表达的概念。玫瑰是花圃中的一种花朵,它的的形象叫能指。情人在它的形象中看到了爱情,爱情成了了它的所指。能指与所指相加,构成了表达爱情的符号。中国人并不认可这种符号,可是在玫瑰文化的熏陶下,逐步接受了这种文化。

书法线条形象是能指,书家及其鉴赏者的情趣是所指。如果玫瑰因为象征爱情而成为爱情玫瑰,那么线条则因为描绘情趣成为情趣线条。不过,我觉得用传统意象说描绘书法美更自然。

如果把笔端空中的轨迹看成隐形的线条,不管笔划,还是整幅字,都可看成一根线条。所以书法是线条的艺术,研究书法美就是研究线条之美。书家以丰富的情感浓厚的意趣加工线条,书法就是情趣的线条。

因为酵母,高粱酿造成高粱酒。

因为性情,柳絮升华为柳絮词。

因为情趣,线条脱胎为情趣线条。

柳絮升华为柳絮词,柳絮有了生命,有了灵魂,有了语言。史湘云词中“且住,且住!莫使春光别去!”好像和象征春天的柳絮聊天。她和象征春天的柳絮对话,呼唤春天放慢脚步,共同享受少男少女的美好的青春年华。

书家同样和线条对话。米芾在《海岳书评》中写道“颜真卿如项羽挂甲,樊哙排突,硬弩欲张,铁柱将立,昂然有不可犯之色。”这些语言似乎夸大得漫无边际。讲的是战争,还是艺术?

夸大吗?未必!因为这是艺术,不是科学。艺术世界是意象世界。米芾不自觉地创造了四个“象”:项羽、樊哙、硬弩、铁柱;一个“意”:“昂然有不可犯之色”。“意”与“象”交融营造了一个颜体书法的意象世界。正如高粱不是高粱酒,柳絮不是柳絮词一样。此时的项羽不是历史上的那个能征惯战的沙场将军,而是力量的象征,具体是笔力的象征。米芾用战争场面比喻大气磅礴象征盛唐雄风的颜真卿书法,丝毫不过分。

也许颜真卿地下有知,未必同意这个比喻。但这并不重要,审美意象是历史形成的,意象世界是人造的,是主观的情趣与客观的形象不断交融形成的。

我对米芾评论的解读,米芾未必同意。在人造的意象世界中,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TOP
4#

四,仓颉造字,神话不神

仓颉造字而“天雨粟,鬼夜哭”。神话鬼语,如何解读,因人而异。先人创造文字,传承数千年,惊天动地的大事也。惊天地,泣鬼神。天上像下雨般地落下粟粒,鬼哭神嚎,不足为怪。

仓颉造字开创了文字崇拜的先河。中华民族视文字为神圣,随便丢弃字纸是罪孽,是对神灵的亵渎,爱惜字纸成为宗教信仰。这传统一直延续到我的童年时代。我的祖父母辈还保持这种传统,把报纸垫在屁股下面是不允许的,如果当手纸,绝对大逆不道。有趣的是,愈是不识字的妇女,这种崇拜愈虔诚。

这种心态与风俗应该源于甲骨文。甲骨文作为与神对话,与天交流信息的工具,刻写过程必然保持诚惶诚恐的敬畏与虔诚,而且将甲骨文保存在相当于国家档案库的仓库中。

写字为宗教服务,为政治服务,与整个社会的经济文化息息相关。这在世界文化中绝无仅有。正因为如此,必然在书写过程中产生对美的探索。这种探索,在汉灵帝刘宏(公元167-189年在位)时代达到成熟。书家写字创造美,欣赏者看字为了审美,成为社会上相当普遍的自觉。书法从“技”进入“艺”的领域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。

汉灵帝政治上昏庸,却喜爱书法,专门创办一所国立文学艺术大学——鸿都门学,因校址设在洛阳鸿都门而得名。为国家培养书法、绘画、辞赋、小说等高级专门人才。一次征召天下擅长书法的人集会在鸿都门,大约有几百人挥毫参加比赛。这相当于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书法大赛,师宜官获得冠军

中国历史上,爱书法超过爱江山的皇帝,不止汉灵帝一人。汉灵帝还算幸运,江山没有丢在他手上,虽然寿命不长,却也善终。典型的因“玩物丧志”,丢掉江山的是李后主和宋徽宗。

当然他们丢江山的原因复杂,可是迷恋艺术确实是原因之一。令人深思的是,艺术为什么能有这样大的魅力,特别是中国特有的文字书写艺术。

读汉灵帝文臣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蔡邕的《笔论》也许可以得到启发:

书者,散也。欲书先散怀抱,任情恣性,然后书之,若迫于事,虽中山兔毫,不能佳也。
  夫书,先默坐静思,随意所适;言不出口,气不盈息;沉密神彩,如对至尊,则无不善矣。
  为书之体,须入其形,若坐若行,若飞若动,若往若来,若卧若起,若愁若喜,若虫食木叶,若利剑长戈,若强弓硬矢,若水火,若云雾,若日月,纵横有可象者,方得谓之书矣

蔡邕说了三个问题:

第一,散:抒发。书写过程是抒发情怀的过程。

第二,书写要端正态度。

第三,描述字的形象。蔡邕要求的形象,千姿百态,包罗万象。“若云雾,若日月”虽然没有“天雨粟,鬼夜哭”神秘,但也能腾云驾雾与日月同辉。

神话是梦幻,是理想,是敬畏。人们喜欢将由于天赋、才华和努力取得的成绩归功于神灵。书家在取得成绩时,评论书法佳品时,喜欢用“神韵”、“神品”、“神来之笔”、“若有神助”等词汇。蔡邕的书评可以看成仓颉造字神话的延续,不似神话,超越神话的文字崇拜的必然结果。两千年来的文字书写过程中,“技”中求“艺”,“艺”中学“技”,蔡邕完成了从“技”向“艺”的伟大过渡。书法由“壮夫不为”的“雕虫小技”升华为雅俗共赏的唯美艺术。

这不禁想起基督教的通天塔(Tower of Babel)故事。诺亚后裔想建造一座通天塔,上帝责其狂妄,为了惩罚,使他们突然互相语言不通。制造通天塔的梦想破灭了。不同的语言形成不同的国家,欧洲分裂了。

中国人语言各异,但仓颉制造了一个文字通天塔。蔡邕为制造通天塔,添砖加瓦,功德无量。统一的文字创造了一个统一的民族,中国统一了。人们可以用统一的文字祈祷上苍,可以见神说神话,见人说人话,见鬼讲鬼话。统一的民族创造了辉煌的诗词歌赋,书写中华文明史。

TOP
5#

五,趣味之魅力

卫夫人《笔阵图》文章开头说:“夫三端之妙,莫先乎用笔;六艺之奥,莫重乎银钩。”把书法用笔之妙,列在“三端”之先。三端是:文士笔端,武士剑端,辩士舌端,而最妙的是文士的笔端。六艺为: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。而六艺中,最奥妙无穷的当是书。笔势遒劲有力如银钩,重于“六艺”奥妙之上。卫夫人心目中,书法不仅是至高无上的艺术,而且与钟繇提出“用笔者天也”,通过用笔来体现天道异曲同工,远非凡庸所能明知的。

卫夫人还提出七种笔画美意象:


一“横”如千里阵云,隐隐然其实有形。

丶 “点”如高峰坠石,磕磕然实如崩也。

丿 “撇”陆断犀象。

┐ “折”百钧弩发。

丨 “竖”万岁枯藤。

ㄟ “捺”崩浪雷奔。

 “横折弯钩”劲弩筋节。

也是最高的可望而不可即的艺术标准。人们在学习过程中,面对永远不可达到的高峰,而享受攀登的乐趣而上瘾,不能自拔。这就是书法的魅力。

汉灵帝时代,书法商品化。爱喝酒的书法家师宜官,去酒家不带钱,临时在墙上写字,让围观者为其付钱。书法家创造美,民众参与审美。精英的创造与民众参与,相映成趣,构成绝妙的风景线,这道风景线绵延千年而不衰。文字崇拜开始从对神的崇拜转换为对美的追求。

此时已经进入书法美的觉醒时代。人们自觉地审美和创造美共同创造意象世界。书法从写字的工具成为艺术的过程中,不断美化、神化、文学化、政治化、哲学化,它的内涵无限扩大化。

书家以充沛的情感写字。书法不仅有情感,而且极富意趣。如甲骨文有刀趣,青铜书法有铸造之趣,摩崖石刻有雄浑之趣。趣味最为浓烈的是墨趣和笔趣。

墨色变化形成墨趣。如湿度大的润笔,墨趣深厚,创作深厚线条;湿度小的枯笔,墨趣苍劲,创作苍劲线条。

笔画形象变化形成笔趣。圆笔,笔趣温柔,创作温柔线条;方笔,笔趣峻峭,创作峻峭线条。丰富多彩的意象还有:直笔劲挺,曲笔委婉;粗线凝重,细线飘逸;长线奔放;短线含蓄;向上弯曲倔强;向下弯曲蕴藉;中锋敛笔骨力铮铮,中锋铺毫血肉丰满……。笔管轻轻摇晃,情深深,趣味浓浓,千变万化的笔画意象产生了。

审美意象的形成过程,是约定俗成的过程,是熏陶的过程,是被大众逐渐认同的过程。其中帝王的提倡不可忽略。梁武帝、唐太宗、宋徽宗等人功不可没。不同历史时期的书法家创造了不同风格的流派,在历史的长河中,被约定俗成,被认同,被陶醉,成为永恒的艺术。情趣技艺,四位一体,魅力无限。文人墨客如痴如醉、如癫如狂、如梦如幻地审美、探索美、创造了美妙绝伦的书法美。

意象是美的本体。情趣线条是书法美的本体,也是书法的灵魂。

TOP
6#

节奏与韵的描述

《文心雕龙声律篇》说:“异音相从,谓之和;同声相应,谓之韵。“异音”指平声和仄声构成不同的声调,平仄协调可使音调和谐;“同声”指相同的韵母,韵母相同的字前后呼应,称押韵。节奏与韵是格律诗的两个要素,平仄交替为节奏。如果把诗句看成节奏序列,一行诗句中的节奏避同求异,收“异音相从”之效;不同诗句中的韵。异中求同,结“同声相应”之果。节奏使语言跌宕,押韵使语言流畅。

节奏源于音乐,逐渐成为日常用语,如快节奏、慢节奏、生活节奏、心理节奏、运动节奏……。

古代一个和尚爱击磬(形状像钵的铜制佛教打击乐器)。不知何故,寺中晨钟响起,其磬不击自鸣,和尚怀疑磬上有妖魔所附,遂忧郁成疾。其友人知之,用锉刀在鈡上挫了几下。寺内钟声再起,其磬悄然无声。

钟的固有频率与磬的固有频率相同引起磬与钟的共鸣。友人用一把锉刀治好和尚的心病。表面看来毫无关系的钟与磬却“同声相应”地共鸣。将韵的概念推广到自然,可以将固有频率作为钟响磬鸣的韵。

诗词押韵在句末亦称韵脚,可以看成节奏群的休止符,而自然界生活中的韵的休止现象极其模糊。所以,重新定义节奏和韵:周而复始的运动周期内,若存在一系列的时间区间,区间内存在着规律性的交替变化的运动称节奏;在不同周期的节奏序列中存在重复或可以重复的元素称为韵。通俗地讲,节奏描写局部变化,韵叙述整体美感。

定义中所以讲“可以重复”,因为有些运动虽然运行一个周期,只要是可以重复的元素都可以称为韵。

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”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讲的是草、花和人的生长节奏。谈起韵,不由得想起死刑囚犯临死前的话:“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”,和前面的诗对比,可谓俗极。可俗极和雅极之间却有一个共同元素:今年的草与花绝不是去年的草与花,二十年后的好汉亦非今天的死囚。可是同类的花草不断开放,张飞死了,人们可以从牛皋、李逵等好汉性格里看到张飞的影子。

重复事件中经常包含着韵,如《三国演义》中的“三让徐州”、“三顾茅庐”、“三气周瑜”、“七擒孟获”、“六出祁山”等。重复并不单调,因为都是节奏和韵的和谐。“六出祁山”的韵应是无功而返。可是经过罗贯中的渲染,特别是失街亭、空城计和斩马谡一类故事节奏,在诸葛亮失败的韵脚上加上了形似胜利实为失败的声母,使故事韵味无穷。

“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”前句的“寒暑”讲的是自然气温的变化节奏:春暖、夏暑、秋凉、冬寒;后句的“收藏”讲的是人类生产活动的节奏:春播、夏耘、秋收、冬藏。用天文学语言来说,地球绕太阳的轨道是地球的气温和人类活动的韵;而文学语言则岁月沧桑为气候和人生之韵。

兴盛衰亡、是非成败是王朝更迭的节奏,而大一统的皇权至上的制度则是专制政权之韵。

不考虑运动产生的原因,只分析物体是怎样运动的,以及确立适当的方法描述运动的力学内容成为运动学。我们可以将节奏和运动的描写称为节奏和韵的运动学。

TOP
7#

书法中的节奏与韵

言规正传,讨论书法中的节奏和韵的运动学。

“一波三折”明显折为节奏,波为韵。推而广之,可以将笔锋墨线为韵,提、按,顿、挫,方、圆,藏、露,都可以看成节奏。双钩轮廓线的宽度随着笔锋墨线的变化自然形成节奏。



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
人们习惯说“墨分五色”,即浓、淡、枯、润、湿。墨色变化,可以成为墨趣,也是节奏。用计算机图形学的灰度概念,可以精确研究墨色变化形成的节奏。

至于结体,可以按笔顺连接点画之间的形断意连形成的轨迹,点线之间的变化呼应,看得见或看不见的映带勾连为韵;笔画为节奏。

字与字的重心连线可以看成章法之韵。行距、字距、字的大小变化、空白处与墨迹的比例(计白当黑)都可以看成章法的节奏。

节奏之间的协调,即收“异音相从”之效;节奏与韵的和谐,即结“同声相应”之果。我们最终的目的是研究不同字体的节奏和韵。

值得一提的是一种极端现象,即草书和仿宋字。

草书可以一笔书写一行,从头到尾一韵到底,节奏变化激烈,大起大落一气呵成。

仿宋字是一种高度规范化的字体。仿宋字节奏和韵极其简单。从字的流动特性来讲,它是均匀的流动。从变形的角度来看,横平竖直,没有任何弯曲、拉伸或压缩的变形。则存在两种可能:一是不承受任何压力;一是刚度很大,好像是钢管构成,可以承受无限大的压力。这两种解释都讲得通。我更倾向于后者。

仿宋字的韵味简单,笔画线条很少变化,分不清中锋、侧缝、偏锋,节奏单调,没有个性。正因为如此,小说《红岩》中的成岗,用仿宋字刻写蜡板,编辑《挺进报》,逃避敌人的检查。这种字体的韵味形成一种整齐美,广泛用于工程界,得到工程技术人员的青睐。

节奏和韵从何而来?研究力与运动原因的力学部分称动力学。我们来研究节奏和韵的动力学。

地球自转与太阳引力相互作用,形成地球绕太阳的公转,有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、四季、二十四节气,才有“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”;有了大雪对青松的压力,才有“大雪压青松”的雄壮;有了暴雨对杨柳的凶残,才有“暴雨打杨柳”的狼狈和柔韧;有了大风对石竹的狂吹,才有“任尔东西南北风”的顽强……;有了宣纸对笔毫的阻力,才有“一波三折”的风采。

两种此起彼伏、相反相成的作用是产生节奏和韵的动力。若两种作用势均力敌,产生的节奏有明显的规律性,没有大的振幅,更没有破坏性的震荡,这种类型的运动处于动态平衡;若节奏序列是可以多次重复的,即有韵可求的。稳定的动态平衡,既存在“异音相从”的节奏感,又蕴含“同声相应”的韵味,难道不是自然或生活写成的绝妙好诗吗?

临帖的作用主要是学习书法的节奏与韵,并将动作记入大脑。开始,一笔一划地记忆,一笔一划地临写,边想边写;熟练后,将一系列的指令作为整体存储在脑海中,临写过程与刻写电脑光碟的原理一样,都是记忆过程。写作品时,将指令从脑海中调出,一气呵成地书写。学习过程是编写程序的过程,编写一条指令,记忆一条。熟练后分散的指令组成程序段,以子程序的形式存储在脑海深处。写作品成了执行程序的过程。不熟练,边想边写,读一条指令,执行一个动作。熟练后,一下笔,调动一个子程序,执行一系列指令。好像在电脑屏幕上点图标一样地简单痛快。

我相信,王羲之写《兰亭序》,颜真卿写《祭侄稿》,苏东坡写《寒食帖》,潇潇洒洒,一挥而就。情感激发大脑,使存储在大脑深处的信息,像泉水一样,汩汩流出,书写出千古名篇。

TOP
8#

写得很好呀
TOP
9#

笔毫动力学

刚性的笔杆,柔软的笔毫,笔毫的柔度变化莫测。这和举重运动员举杠铃,舞蹈家舞动红旗,戏曲演员控制道具,各有各的控制方法,是不能相互比较的。力的实质是控制能力,而不是力的大小。这就可以回答一个有趣的问题:为什么大力士写字可能软弱无力,而文弱书生写的字,却苍劲有力。关键在于控制对象和控制方法不一样。书法家将手指、手腕、手臂,甚至整个身躯与小小的毛笔混为一体,控制笔毫的微小变化。

控制分开环控制和闭环控制。开环控制为没有反馈的控制系统,如“弯弓射大雕”,射手无法控制出弦之箭的任何行为。闭环控制系统,即有反馈的控制系统,如导弹控制系统。导弹在运行过程中不断将运行信息反馈给系统,系统根据反馈信息修正导弹运行偏差,直到射中既定目标。

书法创作强调“意在笔先”。“意在笔先”指对创作过程有个总体安排。用程序员的语言来说,要编好程序,然后执行程序。表面看来,书法创作好像是个开环系统,实际上,“意在笔先”是不可能的。一定要不断调整运笔过程才能达到目的。运笔时,眼睛时刻得到字形的信息,手指不断受到笔毫受力的信息,并不断将信息反馈给大脑,大脑不断发出指令修正运笔的偏差。可以将“意在笔先”看成控制目标。然后根据反馈信息,不断修正离开“意在笔先”的偏差,最终达到“意在笔先”的目标。书法创作过程是个复杂的闭环控制系统。

我们可以给出一个更加准确的定义:力,不是指力的大小或强弱,而是说,对力的大小的控制能力。

力大无穷,不是真正的力士;而随心所欲地控制力的运行的方向和大小,才有力量。运笔过程产生的阻力和举重相比,完全微不足道。可是书家要写出力感,可谓举鸿毛若举杠铃,够为难书家了。为什么书法创作喜欢宣纸,撇开其他因素不谈,关键在于宣纸能够体现阻力,而光滑的道林纸很难体现。

源于图画的汉字,最终发展成为抽象的文字符号。笔者曾经试图将笔画简化为力学构件,计算刚度,研究力度,最终发现是不可能的。书法中的力度纯粹是一种精神产品,是无数受力构件变形的概括和抽象。从画到字的演变过程中,无数涓涓细流,逐步汇合成既适用又有观赏价值的艺术长河;流动过程中艺术的浪花淘尽受力构件的所有适用部分,留下的是大千世界中受力构件的形状变化的力感。书家只有溯流而上,回到书法艺术的源头,才有“入木三分”、“力透纸背”、“印印泥”、“画锥沙”、“屋漏痕”等返祖现象的描写,正是这种返祖现象才是书法创作的真正的源泉。

TOP
10#

高难度的技巧美

体育运动都有它的节奏和韵。就拿以力量为主的举重来说,杠铃在地面、胸前和头顶时处于静止状态,即速度为零。从零到零的过程,必然存在加速和减速。这样就存在抓杠铃至胸前,举到头顶,放下到地面,这样的三个抓、举、放动作,可以看成举重的一波三折。还可以将杠铃的运动轨迹为韵。教练的主要任务可以理解成,根据运动员的特长设计他的运动节奏和韵。

我们可以从观众席中的雀跃欢呼声中听到观众的心理节奏。运动节奏与心理节奏的共鸣使运动具有观赏性。力量型运动尚且动人,其它技巧性运动的节奏和韵更加吸引了大量的体育迷。

翩翩起舞的红绸舞,演员挥舞柔软的红旗;长袖善舞的戏曲演员甩动水袖;其它如翎子功、翅子功、辫子功、扇子功、衣服或身上的细小饰物……一举手、一投足都是优美的动作,它们绘制复杂和谐的空间曲线。优美的动作和高难度的技巧美息息相关。

小提琴手拉动琴弦,横笛手吹响横笛,不费吹灰之力。可是他们身体随音乐旋律做全身运动。《水浒》的高俅踢气毬:“那身模样,这气毬一似胶鰾粘在身上。”

演员和道具,小提琴手和小提琴,横笛手和横笛,高俅和气毬,完全融为一体。控者与控物融为一体的变化无穷的互动,形成艺术。控物承受的力,微乎其微,但反馈给控者的是充满艺术细胞的信息,控者不知不觉地相应做出相应的全身运动。古代文人背诵诗词摇头晃脑,即使普通言谈激动时会手舞足蹈。

晋卫夫人说:“点、画、波、撇、屈曲,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。”毛笔成为书家身体的有机组成部分。书家全神贯注写字,字的节奏与韵反馈给书家大脑,大脑指挥身体做相应和谐的全身运动。用全身之力送到笔尖的实质是书者与笔毫的互动。善书者长寿,就是这个道理。

字,必须按照一定的笔顺,一次写成,不许事后修改或修饰。这就使书法艺术和绘画艺术划清了界限。

笔画的顺序和路径成了书法的时间坐标。人们可以根据时间序列回顾书家毛笔的运行过程,从而感受书家情绪的波动。

书法从写字的工具成为艺术的过程中,不断美化、神化、文学化、政治化、哲学化,它的内涵无限扩大化。

临写大师碑帖的过程,就是改变自己的书写习惯,用大师的习惯代替自己的习惯。而大师的笔法、结体和章法,是中国书法文明精华的积淀,顶峰往往高不可攀,只要努力学习,总有所进步,望着那个不可攀的高峰,又有进步,就会兴趣盎然学下去,这就是书法的魅力。中国文人把毕生的精力消耗在仅仅是信息的载体——写字之中。这是中国文化的悲哀,也是中国文化的辉煌。之所以悲哀,她不能产生现代的科学技术,而汉字和书法成为中国落后的替罪羊。但是科学技术落后,可以补课,可以迎头赶上,可以赶超;中国特有的书法艺术是不可重复的。悲哀是暂时的,而辉煌是永恒的。

提按、转折、藏露、方圆……是书法语言的最基本的元素,这与音乐家可以用七个音符写出美妙的乐谱的道理是一样的。书法是情感的音乐,趣味的舞蹈。特定的情况下,这种舞蹈不可重复,因为情感不可重复。王羲之无法重复兰亭序,而怀素“醉来信手两三行,醒后却书书不得”。

写字和带着镣铐跳舞一样,只有镣铐和身心融为一体的时候,可以跳出美妙绝伦的优美舞蹈来。

这又是一个怎样的镣铐呢?形状不会变化的刚性的笔管,用理论力学的说法,有六个自由度,通俗地说,有六个可以自由运动的方位。而柔软的、提按自由、转折方便的笔毫,不仅可以随意运动,而且可以任意改变形状,严格地讲,有无限多的自由度。

可以想象。草书大师张旭挥毫时,其复杂程度,不会亚于公孙大娘舞动的剑器。刀有刀法,剑有剑术,十八般武器都有自己的武艺。它们都是硬碰硬的真刀真枪的真功夫。书法挥毫的对象却是变幻无穷的笔毫。

书法的艺术天地会比中国的传统武术更长久,其情趣的丰富更是武术无法相比的。

一位学者说,他看到弘一大师书写的“一”字,总感觉到要流泪。也许大师书法中的宗教情怀深深地感动了学者。

不难想象,《兰亭序》的飘逸潇洒,《祭侄稿》的悲怆,《黄州寒食诗帖》的凄凉,无不跃然纸上。
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